黑岩网 > 都市小说 > 我捡了只重生的猫 > 正文 第134章 朕的归宿在那里?
    方欣雨打开门的时候,余秋跟贺方看到的,就是非爷黏在人家身上,一副享受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到了非爷,余秋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心里石头终于落了地。

    万一方欣雨认错了,其实是另一只猫呢。

    现在他虽然没开口,但能做出这种动作产生这种表情的,除了他也没别的猫了。

    余秋咬牙切齿地问:“一晚上的,跑哪里去了!”

    说完就伸手。

    非爷懒得动,瞥了他一眼说道:“不提这茬。朕跑了一晚上,腿都快断了,需要在这边养一阵子伤。”

    余秋说了一句话,还可以说正常。这句话就不能继续接下去了。

    倒是方欣雨听他一直喵喵叫的,会错了意,把他递给余秋。

    结果非爷扒着她的手臂不松手。

    余秋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方欣雨对自己的魅力大感满意,看看,小猫咪看到本美少女,都不要主人了!

    “非爷……”余秋无奈地喊道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非爷叹了一口气,“听得懂朕说话的,为什么不是这样的妹子。”

    余秋心里有一句话没讲出来:妹子听得懂你说话,还能让你上身?

    非爷已经从方欣雨身上下来了,也没让余秋抱着,就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一抬头看余秋的表情就股票 了:“我可以说自己以前是妹子。”

    余秋看着非爷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“……什么表情?”非爷感觉不对劲。

    余秋当然不能回答他,就跟方欣雨说了感谢,表示一会就配资开户 陆警官撤案。

    方欣雨蹲下来跟非爷说:“魔魔,你还会记得我吗?”

    非爷看着她笑眯眯的脸,想起昨天晚上她哭着到楼下找自己的声音。

    于是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三个人都看得分明。

    方欣雨又开心又羡慕:“它真聪明,你怎么教的啊?在哪里买的?”

    “……捡的。”余秋抱起非爷说,“误会你了,也给你们添麻烦了,对不起。等我把案子撤了,过几天你休假的时候,再请你们吃饭,表达一下歉意。”

    方欣雨站起来豪气地摆手:“不用!不过,我有点舍不得这么聪明的猫,要不要给我养啊?我……可以出钱!”她想起别人说这猫很有名,恐怕很贵。

    非爷直叫唤:“好啊!”

    余秋满脑黑线,这家伙到底就是口花花,还是真想离开自己?

    他说道:“……没这个想法。”

    方欣雨遗憾地送走了他们。

    然后一会就把这个事情丢到脑后了,过去拍门:“慧慧!起床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余秋见非爷没有真的就准备呆着这边不走了,上了车把他放到他喜欢坐的位置仔细打量着。

    “还好没受伤。”余秋说道,“回去之后洗一洗。”

    <div class='gad2'><script type='text/javascript'>mad1('gad2'); catch(ex)</script>  非爷趴在那里不说话。

    余秋咬着牙说:“色字头上一把刀!这次是教训啊,还好人家没坏心。在外面你也能睡着,心真大啊。”

    贺方小声地说:“怎么刚找回来就说它,要安抚。非爷,下次不能乱跑了,余秋急了一天一夜。”

    非爷尾巴晃了晃不说话,确实是自己的锅。

    余秋拿出手机开始跟朱毅淡和葛教练打电话。

    今天周三,昨晚基本上一晚没睡,原定的安排就要调整了。

    余秋跟他们通完话,又跟陆警官配资开户 了一下说猫找到了,是误会,改天请他吃饭感谢他帮忙。

    正跟王键澄他们打电话问现在的进度和问题,车子就经过了大桥。

    非爷开口说道:“昨晚我都走到这里了,看见你们的车子去江阳,才又返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余秋拿着手机愣了愣,原来昨晚在这里碰到过?

    贺方在边上,总不能真的炒股配资 量断层很大地聊着天。

    余秋挂完了电话,伸手挠着他的头。

    一场小风波终于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早晨起来,他本来准备跟方欣雨打完电话,就去印传单开始找的。

    结果喜从天降,非爷又回去了。

    原来他确实是跑出来了准备自己回到院子,结果半路上看见他们去方欣雨家,又猜测自己已经找到了方欣雨才转回去的。

    可惜,他们到方欣雨家没停留多久,看到了非爷在她们键盘上留下的痕迹,猜他是自己溜出去准备回到院子,又沿路找回来。

    都是没能直接配资开户 上惹的麻烦。

    他在想,回去针对这种可能的情形,得想个办法。

    一路无言,终于回到了院子。

    进屋之后,贺方就开始倒猫粮倒水拿零食,殷勤地说道:“饿坏了吧?”

    非爷磕着猫粮叹气道:“还是美女做的蛋炒饭吃起来有滋味啊。”

    余秋摇了摇头懒得理他,对贺方说道:“昨晚都没睡好,今天休息一下吧,你回去补个觉。”

    贺方挠着头:“觉得也不是很困,开始做樱花饼干的后期吧?”

    “先回去补个觉,不缺这一天。”余秋的话里带着肯定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好吧。”贺方已经不知不觉地听余秋安排了,听他这么说,就挠了挠非爷的头说,“可别再乱跑了。”

    等贺方走后,余秋却没有立刻开口。

    非爷的小隔间里有沙发,他坐在上面等非爷吃完。

    “你纠结个屁啊!等你被妹子抱着在背上摸啊摸,你看你是不是睡得贼舒服!”非爷开口就芬芳。

    余秋无语。

    我又没怪你,我想的是这个吗?

    “我以为你是自己要走的。”

    非爷呆了一呆,看傻子一样:“我能去哪?别地方我能写书吗?能玩手机吗?”

    <div class='gad2'><script type='text/javascript'>mad1('gad2'); catch(ex)</script>  “……你不是不肯回来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说起来,那个妞真香啊!对了,她叫什么?”

    余秋心里暗骂了一句老色猫,然后说道:“方欣雨,我跟贺方以前的同事,在江城电视台配资官网 频道做主持人。”

    非爷愕然问道:“这么巧?”

    “电视台那么大,以前我们认识她,她不认识我们。”余秋说道,“不过也确实有点巧,看完监控才能这么快股票 是谁,所以半夜赶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非爷若有所思:“老子现在觉得,一切都有些背后的命数在里面。难道说,你注定只是我新配资官网 的引路人,朕的归宿在这个方欣雨那里?”

    余秋猛摇头:“你就是好色而已。她听得懂你说话吗?”

    “听不懂才好!做个机灵的小猫咪,每晚跟美女同床共枕,多好啊!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不难受吗?你又干不了啥!”

    非爷冷眼相视:“你非要提这茬?”

    余秋投降了:“好好好!反正她也挺喜欢你,后面你想去玩玩,把你送过去就是。”

    非爷满意了,孺子可教也:“朕就是这个意思。偶尔调剂一下嘛!”

    “非爷,之前说了,合伙买个别墅,把你房间隔音做好一点。如果我跟何诗真的在一起了,我爸到时候差不多也退休了,我想把他们都接过来,给他们在隔壁买一套房子。我们就是住在一起的一家人,我相信你,所以我心里不会有什么膈应的,只要你也不觉得膈应就行。”

    非爷呆在猫架的顶上望着窗外,悠悠说道:“你不觉得膈应就行。我一个猫,有啥膈应的。”

    余秋脸上露出笑容,说到底,大家都只是在担心对方心里的想法而已。

    “昨天晚上干嘛不等晚上她们睡着了,偷偷拿手机给我打个电话?或者等她们再玩电脑的时候,记一记密码?”

    “不提这茬。”非爷承认昨天晚上是傻了点,“你倒是也会做侦探了,股票 我试过她们电脑?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看了电脑,觉得你不会冒险跳窗。你怎么跑的?”

    “两个女的喝得醉醺醺的,开门时候溜出去还不容易?”

    余秋笑呵呵的:“被我猜中了,还是我了解你。”

    “早股票 你现在长本事了,我就安安心心跟这个方欣雨共度良宵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又往回院子的路上一路找,怎么没碰到你?”

    “……我抄的近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边你都没去过,还股票 抄近道?”

    “朕是谁?”

    余秋笑了笑:“烧点水洗个澡吧,洗完了好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院子里的景色依旧,非爷趴在那里静静地看。

    一天一夜,余秋这小子,脑袋里真是想了很多东西啊。

兴证期货

韶山配资

通化配资

金石期货

东北期货配资

长沙白银配资开户

白糖期货

广永期货

铅期货

推荐配资期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