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岩网 > 穿越小说 > 梦回大明春 > 章节目录 161【王二郎,快上来观灯】
    黄峨也是全家出动,有父亲黄珂、母亲聂夫人、大哥黄峤、大姐黄巍、姐夫王锦、二弟黄、幼弟黄峰。

    其中,黄峰只有三四岁,被聂夫人一路牵着。

    姐夫王锦早就考中举人,跟黄家是遂宁同乡,一直在国子监读书,连续两届会试都名落孙山。

    大哥黄峤就比较糟糕,这货已经二十岁了,连举人都没考上,更不着急着结婚。父亲回京之后,他也奋发向上,可惜主攻方向乃是诗文,整天吟诗作赋于科举无益。倒是经常去参加杨慎组织的文会,跟杨慎成了死党,诗词造诣进步神速。

    “世伯,伯母,晚辈有礼了!”王渊走过去问候。

    黄珂笑道:“上次一别,没想到若虚又立下大功,不愧为当世俊才。”

    聂夫人则仔细打量王渊,越看越满意,但宋灵儿却太碍眼了。两人此刻虽然没有牵手,却依旧挨得很近,怎么看都像一对情侣。

    整个黄家,只有黄峨是未出阁的姑娘,也只有她观灯戴着面纱。

    此刻见到王渊,黄峨心头怦怦直跳,却又不便直接跟心上人搭话。她上前道了一声万福,便拉着宋灵儿的手说:“宋姐姐,你们也来观灯啊?”

    宋灵儿指着身后的靳岚:“靳妹妹也来了呢。”

    黄珂与靳贵的关系一般,恭恭敬敬行礼道:“靳学士!”

    靳贵抱拳笑道:“黄侍郎!”

    黄珂是户部右侍郎,而且还督管钱粮。靳贵则是礼部右侍郎,看似跟黄珂差不多,其实两人之间地位悬殊。

    如今的朝廷大员当中,靳贵是追随李东阳最早的弟子,同时还是朱厚照的东宫班底,刘瑾死后就一直为朱厚照起草诏书。这说明,靳贵是皇帝和首辅都信赖之人,他甚至不需要看杨廷和的脸色。

    可惜,摊上了科举舞弊案,这是终身无法洗去的污点,关键时刻肯定会被政敌拿出来说事儿。

    中国股市 们很快汇聚起来,一边观灯,一边说私密话。

    男人们也走在一起,不时冒出几句诗词,偶尔点评一下沿途的花灯。

    <div class='gad2'><script type='text/javascript'>mad1('gad2'); catch(ex)</script>  终于来到东华门外,从这里到南边的午门,围着紫禁城半圈全是鳌山灯。这是一种好几层楼高的大灯,主要为各部门和各地藩王所献,内府也会制作一些,每盏价值千金。史载朱元璋时期,曾有鳌山灯高愈百尺!

    历史上,正德九年的乾清宫灾,便是宁王所献鳌山灯引起的,把皇宫都给烧了一大片。史载,朱厚照指着熊熊烈火,对左右笑道:“好一棚大烟火也!”

    从这里就可以看出,史官在刻意抹黑正德皇帝,居然把朱厚照命令救火的细节省略,将其塑造成一个没心没肺的昏君形象。

    只有从文官的私人著作中,才能看到朱厚照的救灾叙述。这货确实没心没肺,但也股票 先派人灭火,等回到豹房之后,才指着冲天火焰看好戏。

    “王渊你看,好高的灯啊!”

    宋灵儿突然从女眷那边,不顾礼仪跑到王渊身旁,指着鳌山灯大呼小叫。

    众人也没把她当回事儿,只有聂夫人和黄峨母女,明显感觉到不对劲,这两人似乎真的有私情。

    王渊点头说:“确实很高,制作不易。”

    宋灵儿又指着鳌山灯问:“如来佛左右两边的菩萨是谁?”

    “不晓得。”王渊真不股票 。

    黄峨的姐夫王锦笑道:“那是文殊菩萨和普贤菩萨。”

    宋灵儿又问:“药师佛在哪儿?我们那里很多人信药师佛。”

    这丫头看什么都新鲜,而且也不憋着,心中有疑问当场说出来,甚至还拖着王渊的手到处乱跑。

    黄峨心里愈发苦闷,她以前崇拜杨慎,结果杨慎有老婆了。现在又敬慕王渊,王渊也有青梅竹马,而且还是她的闺中密友。

    突然,朱厚照出现在城楼上,礼乐大作,花炮鸣响。

    一簇簇烟花升起,照亮元宵夜空,甚至爆炸之后还有简单造型。

    这对古人来说非常难得,便是文武百官、勋贵外戚,此刻都目不转睛的仰望天空,生怕遗漏掉任何一簇烟花。

    只有黄峨心情低落,痴痴望着王渊的背影,无暇去顾璀璨焰火。

    <div class='gad2'><script type='text/javascript'>mad1('gad2'); catch(ex)</script>  花炮放完,人们望向城楼的皇帝,不少官民自发高呼万岁,而朱厚照也笑着朝下面招手。

    万岁万岁万万岁,这种超级知名的台词,在明朝也是有的。但只在元旦、冬至、太子加冠、皇帝登基等大朝会上才喊,平时上朝只需叩拜即可,不是哪天都要山呼万岁的。

    而且,还不能连在一起乱喊。

    需要奏礼乐,礼仪官喊“山呼”,群臣跟着喊“万岁”,礼仪官又喊“山呼”,群臣再跟着喊“万岁”,“再山呼”时,即喊“万万岁”。

    元宵节也是大场合,但属于臣民的节日,因此不需要注重朝堂礼仪。

    朱厚照站在城楼上,走来走去来回观灯。其实他很想跑去城下,钻进人堆里耍乐,那样才有节日气氛嘛,可惜左右都拦着他,生怕皇帝发生什么意外。

    “李三郎,你说王二郎此刻是否在下边?”朱厚照问。

    李应这小子居然混到皇帝身边,此刻笑着说:“回陛下,如此盛景,王二郎肯定在啊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玩心大气,又问:“如果把你训练球队的铁皮喇叭拿来,对着城下喊王二郎的名字,你说他能不能听见?”

    李应回答说:“这个,臣不知。”

    朱厚照笑道:“那就试试看,快把铁皮喇叭拿来!”

    一个随侍太监立即跑回豹房,将蹴鞠队的喇叭找来,恭恭敬敬递交到皇帝手里。

    朱厚照拿起喇叭,扯开嗓子大喊:“王二郎,快上来与朕观灯!王二郎,快上来与朕观灯!王二郎……”

    李应以手扶额,被皇帝给雷到了,其他随侍太监只当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城下喧哗无比,哪里听得见?

    但距离最近的观灯百姓,却渐渐听到喊声,居然跟着皇帝一起喊。一个传一个,发喊者越来越多,最后满皇城都在喊王二郎观灯。

    王渊被搞得哭笑不得,拜别黄家、靳家之人,带着宋灵儿走向东华门。

    靳贵和黄珂这两位侍郎,只能相识苦笑,皇帝又闹幺蛾子了。

兴证期货

韶山配资

通化配资

金石期货

东北期货配资

长沙白银配资开户

白糖期货

广永期货

铅期货

推荐配资期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