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岩网 > 都市小说 > 何日请长缨 >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七章 我不要钱啊
    也许是觉得这个名叫苏化的小男生有点意思,唐子风走到他跟前,蹲下身,看了一会,然后问道:

    “同学,这电脑怎么啦?”

    苏化在网吧修电脑,被人围观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。唐子风刚蹲到他身边的时候,他也没在意,只是专注地用尖头镊子夹着一团酒精药棉在主板上擦着上面的污垢。听到唐子风问话,他头也不抬地回答道:“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坏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股票 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股票 ,那你现在在干嘛?”唐子风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苏化终于扭头看了唐子风一眼,然后说道:“我昨天就来修过这台机子,板卡、内存都没问题,所以我估计可能是主板上积灰了。这几天天气有点潮,主板上积了灰尘可能会漏电,我把灰尘擦掉再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擦掉灰尘还不行呢?”唐子风杠道。

    苏化说:“那就再来一次。反正就是这几个件,拆掉重装一次,说不定就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,这就是所谓薛定锷的电脑吧。”唐子风笑道。苏化的话还真不是胡说八道,计算机的硬件故障有时候的确是莫名其妙的,前一分钟无论如何都不亮,也不股票 在哪拍一下,就亮了,然后就能够稳定地使用下去,据说一些资深的IT从业者都有些唯心倾向。

    “你也会修电脑?”

    苏化却是反过来对唐子风产生了兴趣。他刚才这套说辞,对很多旁观者说过,别人听到之后,都是老大不高兴,或者不屑,觉得他肯定是在敷衍,或者是自己也不懂。只有唐子风接受了他的解释,似乎还挺认同的样子,有这种认知的人,在临河可不算多。

    “苏化,你怎么跟唐厂长说话的!”

    张建阳在旁边看不下去了,你个小屁孩子,人家唐厂长好好地跟你说话,你还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,真把自己当成谁了?万一惹得唐厂长不高兴,立马就能让你滚蛋。

    “唐厂长?”苏化一愕,脱口而出道:“你就是唐子风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是唐子风,怎么,你股票 我?”唐子风笑着问道。

    “呃呃……”苏化立马就窘了,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,他支吾着说道:“唐,唐叔叔,我听……呃,我听人说起过你……”

    唐子风心里一动,问道:“你叫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“苏化。苏联的苏,化学的化…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起这样一个名字?”

    “呃,听我爸妈说,是照着实现四化的化来取的,他们差点让我叫苏四化。”

    苏化尴尬地解释着。他出生于1981年,那时候报纸广播都在说实现四化,他的父母给他起个这样的名字实属正常。不过,搁在1998年再这样解释,就容易让人笑话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你是于晓惠的同学,对不对?”

    唐子风终于回忆起来了。他过去就听过苏化的名字,那是那一次有个女工跑到他家里去闹事,把他和于晓惠都给骂了。于晓惠气不过,打电话给自己同学,让他找人去收拾那个女工的儿子,最终把那个女工给吓住了。

    <div class='gad2'><script type='text/javascript'>mad1('gad2'); catch(ex)</script>  唐子风很清楚地记得,于晓惠配资开户 的那个同学,正是名叫苏化。而且据于晓惠说,这个苏化是个电脑痴,成天给于晓惠当舔狗,目的就是为了让于晓惠把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借给他用。网吧对于苏化这种人的吸引力是无穷的,但他又没有钱来付机时费,所以选择给网吧义务修机器来换机时,也就在所难免了。

    “是,就是于晓惠跟我讲过你,她说你特别厉害。”苏化老老实实地说,全然没有了刚才那种漫不经心的惫懒模样。看起来,于晓惠在苏化面前没少吹嘘唐子风的丰功伟绩,让这个小男生对他产生出了敬畏感。

    “你和晓惠关系很好吗?”唐子风笑着问道。上次他就感觉于晓惠与电话那头的男生关系非同寻常,现在见着正主了,岂有不打听打听的道理。他这段时间和肖文珺泡在一起,多少沾上了一些女生的八卦心。

    谁说女博士就不是女生来着?

    “我和于晓惠的关系,……一般吧。主要因为是她有一台笔记本电脑,是她自己用的。”

    苏化讷讷地说。他说于晓惠的计算机是“她自己用的”,是指于晓惠拥有一台属于自己的计算机,这在他们同学里是绝无仅有的。有些同学家里也有电脑,但都是父母用的,这个年月里能有几户人家会给上中学的孩子配电脑的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你是和她的笔记本电脑关系好,和她的关系很一般?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不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觉得,晓惠对你挺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哪有嘛……,唐叔叔,你可别乱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乱说?那你脸红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没脸红……,我……我这是被酒精熏的,还有,这机房里挺热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解释,解释就是掩饰。”

    “唐叔叔,我们真的没啥。”

    苏化绷不住了。一个17岁的小男生,谈论感情哪是唐子风这种人的对手。他抬头看看左右,然后压低声音对唐子风说道:“唐叔叔,我和于晓惠是不可能的。她家境又好,学习成绩又好,老师说她很有希望考上清华的,我怎么可能和她有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张建阳在唐子风与苏化开始聊天的时候就离开了,他不清楚唐子风与苏化是如何认识的,但也股票 自己呆在旁边有些碍事。唐子风此前其实是在逗苏化玩,想从这小男生嘴里套点话,以后未来拿去逗于晓惠。听苏化说得认真,唐子风也不便再开玩笑了,他问道:“怎么,你成绩不好吗?听于晓惠说,你本事挺大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喜欢计算机,其他的都不行,尤其是文科特别差,高考估计也就是上个大专的样子。”苏化自暴自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计算机水平怎么样?”唐子风问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说到计算机,苏化的自信一下子就回来了,他用一种低调的炫耀口吻说道:“编个普通的程序没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啥算普通的程序呢?”唐子风追问道。

    苏化用手一指吧台的方向,说道:“比如说吧,这个飞羽网吧有60台计算机,现在还是用手工结账,一到临一中放学和上晚自习的时候,好多一中的学生集中上机和下机,他们就忙不过来。我跟他们经理说了好几次,说可以帮他们编一个自动管理程序,上机下机自动结算,他们不信。其实这种程序简单的很,我肯定能编出来。”

    <div class='gad2'><script type='text/javascript'>mad1('gad2'); catch(ex)</script>  “他们为什么不信?”

    “谁股票 ,应该是他们也不懂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确信自己能编出一个管用的管理程序?”

    “绝对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咱们过去跟他们经理说说。”唐子风拍拍苏化的肩膀,站起了身。

    苏化下意识地随着唐子风站了起来,这才懵懵懂懂地问道:“去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问问他们要不要这样一个程序啊。”唐子风说,“你负责跟他们说,我给你作证。”

    苏化一下子兴奋起来,他拉着唐子风的袖子问道:“唐叔叔,你是认识他们的经理吗?对了,这个网吧不会是你们临一机开的吧?”

    “这你就别管了。”

    唐子风说着,把苏化带到了吧台前。张建阳正坐在吧台里与网吧经理魏科聊着天,见唐子风过来,他赶紧拉着魏科起身招呼。为了避嫌,唐子风没让张建阳安排厂里的转岗职工或者家属来管网吧,魏科是市里某个单位里一位有点小权力的官员家的晚辈,张建阳让他在这里当经理,也算是送了一个人情出去。

    “小魏,这就是我们唐厂长,人大毕业的,水平特别高!”张建阳向魏科做着介绍。

    魏科是个伶俐人,他忙不迭地向唐子风打着招呼,又指挥着手下的网管赶紧去拿饮料。唐子风拦住了众人,指着苏化对魏科问道:“小魏是吧,这孩子你熟吗?”

    “熟,他就是临一中的,上着高三吧,计算机不错,经常过来给我们维护机器。”魏科说道。

    唐子风说:“巧了,我刚股票 ,他是我一个晚辈的朋友。他说他能帮咱们网吧编一个管理程序,方便咱们记账,小魏,你听他说过吗?”

    魏科脸上明显有些尬,他讪笑着说道:“这事嘛,苏化倒是跟我说过,可他没说他认识唐厂长你啊。我也是怕耽误他学习,所以没让他编这个程序。不过,既然唐厂长说起这件事了,那要不就让他试试吧?”

    苏化一脸激动,他向魏科做着保证:“魏经理,你放心,我肯定能把这个程序编出来的,你用过就股票 了,起码能帮网吧省下一半的人手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旁边两位网管立马递过来四束充满敌意的目光,可惜在场的几位都懒得去看。

    “唐厂长看中的人,那肯定是没问题的!”张建阳在一旁帮着腔。他也不股票 唐子风与苏化到底是什么关系,但能看出唐子风对这个苏化似乎是有几分爱护。唐子风看中的人,张建阳当然是要力挺的,就算苏化做不出什么名堂,那又如何?

    唐子风却是笑呵呵地对苏化说道:“苏化,你听到没有,我可是拿自己的名誉替你担保了,如果你掉了链子,丢的可是我的面子,到时候,我可不给钱的哦。”

    “给钱?”苏化一愣,“唐叔叔,我不要钱啊!”

兴证期货

韶山配资

通化配资

金石期货

东北期货配资

长沙白银配资开户

白糖期货

广永期货

铅期货

推荐配资期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