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岩网 > 玄幻小说 > 圣武称尊 > 正文 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静雪同学
    空气里传来一声惨叫。

    循声望去,只见血罗脸色惨白,其背后原本如网罗天地般的双翼,竟是惨遭折断,滴滴鲜血淋漓而下。

    魔圣的鲜血染红了大地。

    深红到隐隐发黑的色泽。

    贪狼吃了一惊,警惕之心大作,恐怖气息爆发而出,右手月刃冤魂悲鸣,邪气疯狂的凝聚,看向血罗。

    只见血罗脸色震惊,眼神惊怖,似没了魂似的,连厉声喝道:“血罗,还愣着作甚,此女这般了得,我等只有联手,才能与其一战。”

    血罗却没有应承下来,他回过神后,面露苦涩的道:“联手能与其一战?不存在了,她和我们,不同的,乃是一位领悟了因果的圣者。”

    “领悟了因果,这怎么可能?”贪狼听到因果二字,瞳孔陡然一缩。

    在一般强者眼中,这就是不明觉厉的两个字罢了,但于他们这些圣者而言,因果却具备非常强的威慑力。

    圣者之下皆蝼蚁,圣者层次,即便某方较弱,但一方想令另一方真正陨落,也是无比艰难之事。

    毕竟晋升圣者后,体能所有能量将被以不可思议的方式压缩成一口圣息。

    圣息不灭,圣者不陨。

    圣者间的战斗,若实力有差距,或许肉身、精神会被摧毁,但只要体内一口圣息尚存,哪怕形神皆灭,事后也不难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而获胜者相关亲眷,麾下追随者即便面对的,或许是对方的疯狂报复。

    因此,圣者之间纵有矛盾,也是停留在切磋较量的层次,彼此动手往往留有一线余地,很少真正致一方于死地。

    其原因,就是对方的圣息不好覆灭。

    如果不能覆灭圣息,那先前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。

    这是一般情况。

    特殊情况便是领悟了因果的强者。

    当圣者领悟了因果后,便可与普通圣者区分开来,一身力量与后者截然不同。

    领悟了因果的圣者,若有杀意,一般圣者是真的有陨落的风险的。

    血罗、贪狼在黑暗魔渊,也不是没见过领悟了因果的魔圣,但那些魔圣,无不是存活不知多久的老怪,霸道无匹,实力通天。

    连他们两位魔圣,见了那些老怪,也要毕恭毕敬,比见其他圣者少了份随意。

    他们敬的,既非对方的存活时间,也非其资历和人脉,而是对方领悟了因果,乃真的能威胁到他们生死的人。

    魔族之中,与人族,妖族,其他种族类似,也讲究一个强者为尊,而且在这方面毫无遮掩,发挥到淋漓尽致的地步。

    如果说黑暗魔渊中谁能稳压那群老怪,也只有那不超过一手之数的五大天魔圣了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贪狼才如此惊讶。

    眼下这个女孩,生命气息无比年轻,这种年纪,能和他们一样,超凡入圣已是惊世骇俗,怎能领悟连修炼多年的他们都无法触及的因果?

    虽说心中无比震撼,但贪狼也非凡俗之辈,很快便接受了这个事实,点头道:“此女既然是领悟了因果的圣者,我等便宜速速退避。”

    话语落下,他伸手向面前虚空一撕。

    然而,往日如薄纸一般,一撕就破的虚空,此时却变得如同无比坚硬的钢板一般,哪里能撕开丝毫?

    虚空无法破开,便无法产生空间门。

    连圣者的空间门都无法生效,更别说空间挪移,乃至空间穿梭这等圣者以下的空间手段了。

    可是,对手破解血罗的招数后,都没有威压外放,没有丝毫施展封锁空间的手段的迹象。

    不,也不能说没有。

    应该说手段高明到超乎感知。

    难道说…

    不,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那般可怕的存在,即便在黑暗深渊,也超不过一手之数。

    不可能的,就算是在做噩梦,这么年轻的少女,也不能会是领悟了本源的无敌强者。

    见贪狼竟是不能打开空间门,血罗也着急了,顾不得自身翅膀上的严重伤势,也是伸出右手,浩瀚邪异的圣力迅速凝聚其上,用足气力,狠狠的一撕。

    然而,他忍不住一声闷哼,将手拿开,目光落在指尖上,瞳孔不由陡然一缩。

    只见五指的指尖上一片通红,宛如被烙铁烙过一般,甚至都有擦伤,鲜血一点点渗出。

    五指连心,就算是魔圣,也是觉得生疼。

    然而,对血罗来说,手指上的疼痛,远远比不上断翼之痛。

    断翼之痛,则远远比不上他内心潮涌而来的恐惧和绝望。

    莫非…

    他一向是个理智的人。

    虽然不愿接受,但理智告诉他一个惊人的事实。

    他艰难的转身,震撼的看向静雪。

    对方竟然和那几位天魔圣大人一眼,是一位整个黑暗魔渊都只有一手之数的天魔圣层次的强者。

    “原来您竟是一位领悟了本源的圣者,我们不股票 您,也不股票 此子是您要保护的人,这件事,是我二人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他言语艰难的道。

    虽说这般做,或许将来会迎来巫的严惩。

    但若不妥协,他们今日立刻就会陨落在这里。

    面对领悟本源的强者,就算他们身为圣者,也是没有丝毫的胜算,连逃脱的可能都没有。

    贪狼虽然不愿相信,但被血罗的话惊醒,也是不得不接受这个惊人的事实。

    一想起对方是和天魔圣一样可怕的人,他就觉得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那张凶狠的面孔,在神色数变后,终于定格在一脸尬笑上,语调谄媚的道:“这位大人,我们不知此子与您的关系,不知者不错,配资公司 今天的事都是误会…对,这是误会,误会啊。”

    见到刚才凶威滔天,不可一世的贪狼这副怂样,楚天双目浮现出一抹惊诧。

    当惊诧消失后,心中却有满腔愤怒不受控制的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老子好生生在做日常屠魔,秋毫无犯,招谁惹谁了?

    这两个家伙却找上门来,不顾身份,以大欺小,当场就要致他于死地。

    如若不是老狐狸舍身拖延时间,他当时就陨落当场了。

    就算这样,对方也不知用了什么手段,阴魂不散的追来,连他以换日诀,忍辱负重扮女装也被无情的揪了出来,不可一世,继续要致自己于死地。

    现在静雪来了,对方却说这是误会?

    误会尼玛比啊。

    他看了眼静雪,嘴巴动了动,但最终什么都没说。

    然而,静雪俏脸冰寒,同时,一股超越两位魔圣想象的可怖气息升腾而起,浩荡威能形成磁场笼罩开来。

    磁场之下,仿佛能让一切静谧。

    见她开始动手,两位魔圣也做凶狠的困兽犹斗,浩瀚邪恶的魔气爆发而出。

    血罗一对受伤了的,鲜血淋漓的断翼开始疯狂的生长,血色天地演化开来。

    即便双翼折断,威能受削,却依旧有着圣者层次的可怖威能。

    而贪狼则是将毕生功力和自身气血都疯狂的注入手中邪刃。

    邪刃仿佛一只无比恐怖的凶兽张开血盆大口,疯狂的吞噬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不数息,他原本魁伟的身材便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水,化作干瘦而苍老。

    而他手中邪刃,也似化作被浓墨吐黑的月刃。

    看似锋锐不在,却不知比先前恐怖多少倍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静默磁场笼罩开来。

    血罗的血色天地如退潮般迅速衰退。

    他不受控制的,更加凄厉的一身惨叫。

    只见他引以为傲,似能网罗天地的一对血翼已被连根折断。

    他一身神通尽在这对血翼之上。

    血翼既去,其能耐便去了十之八九。

    而贪狼手中关注了他所有功力鹤生命,看起来空前强大的邪刃,其上邪气也是惧怕了似的,四处逃窜,但没逃多远,便被静默磁场化作虚无。

    那把他以生命相修的邪刃之上,一道道裂纹迅速密集。

    到达极限。

    咔嚓咔嚓。

    化作一道道碎片洒落一地。

    他惊怒之下,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。

    静默磁场非但化解了他们的拼命手段,而且在其笼罩而下时,两位魔圣喷涌而出的浩瀚邪气,也想入了汪洋大海的小火苗似的,扑腾了几下,便彻底湮了。

    他们圣力不能运转,甚至,连圣息都不能催动,生死皆落于静雪掌控。

    两位魔圣更加绝望。

    对手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可怕。

    就算是其他几位天魔圣,似乎都未必有这种层次的威能。

    放眼整个黑暗深渊,现今能找出与其媲美的,恐怕只有最强天魔圣,强大尊贵的巫圣才有这个能力。

    感悟本源,已算是屹立于圣者之巅。

    眼前这位和巫圣,则算是巅峰的巅峰。

    那般层次,就算对他们这些圣者,都是超乎想象。

    可以说是圣者层次的极限。

    静雪美目冷漠,缓缓伸出纤纤玉手。

    “你不能杀我,我二人乃是巫圣大人麾下…”

    血罗、贪狼都是惊恐万分的喝道。

    然而,不待他们讲完,那只精巧晶莹的纤纤玉手便是悄然紧握。

    两位魔圣的躯体,便是在楚天震撼的目光中,进行层次鲜明的湮灭。

    先是血肉湮灭,露出一副森森的骨架。

    骨架碎裂。

    粉碎。

    乃至湮灭。

    不过数息,这两位曾将楚天逼的走投无路的魔圣,便是彻底陨落。

    浩瀚可怖的威压收敛。

    静雪折转娇躯,美目看向楚天,嘴角微扬。

    芳心之中,有着重逢的欣喜不断涌现。

    “天哥,你好,好久不见。”她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楚天眼神复杂,脸色数变。

    老狐狸虽然已经陨落。

    但其过往曾经的教诲,依然响彻在楚天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宛如能振聋发聩。

    “不可与此女为敌,也不宜与其走的太紧,对其礼敬有加,敬而远之即可。”

    脸色数后,他表情终于露出略有些勉强的和煦笑容。

    “静雪…同学,好久不见。”

兴证期货

韶山配资

通化配资

金石期货

东北期货配资

长沙白银配资开户

白糖期货

广永期货

铅期货

推荐配资期货